声明:本网站文章和图片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概不负责,请联系站长删除

十里长亭,执笔成殇

2020-02-23

 
       в ℡

秦汉时,便十里一长亭,五里一短亭,用于往来路人歇脚打尖之地,也时常被官家视为交通要道盘查往来可疑之人。临近城池十里的长亭通常有人送别亲友,因此便有了十里长亭折柳送别。千百年来,十里长亭也成了思念别去故人之地,诉说别离之情,寄托Ⅲ相思之怀。

人生有多少次偶然或是不◎经意间的相聚๑·ิ.·ั๑,就会有多少次预料之中的别离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的Л美好也左不过是诗人寄托于明月的美好遐想罢了。

楼前相望Ↄ不相知,φ陌上相逢讵相识。穿梭于人海,与多少▋人擦肩,有多少人走着走着就松开了牵着的手,各奔〾了前程,又有多少人轻牵彼手共赴红尘,只是红尘路漫长,这一路谁能陪谁天荒地老生死与共。这不是宿命的悲,也不是轮回的痛,或许只是世事总是这般无常变迁,没有多少前缘可以共叙。

总有那么一些人❤☜,♥执意闯入我们的世界,却又悄无声息Б的离开,甚至未曾留下一丝余温⿻。然而也会有人☼执☠着的守候在心界里,一双眼,一颗心,或许是能给予的最简单,最昂贵的真实。

青丝今已白发,十ō里长亭之白衣笃定蹉跎的何止是年华。♧追忆逝去的情感人们总愿意淡$然一句无怨无┓悔,此四字,何以理解,情到深处忧还喜,恨至多时淡且稠吧。不求天长地久,但求曾经拥有,恐怕亦是一种欲盖弥彰的△洒脱,倒是徒增了叹息。

写到这里,不≈禁想到了那个苦命才子幽忧子,他给自己的命名真是恰如其人,一种淡淡的忧潜藏黯然的伤,最后亲手在身心俱疲中╩了结了生命。我也曾想用一锋利刀片,刺破自己的手腕,在那霜降落叶纷飞的±日子里独倚十里长亭边,瑟瑟▲秋风里殷红的血染红那半湖碧水。

带着Щ尘世所有的痛,所有↙的幽怨,所有的纠结和无奈沉睡湖底。如此便可远离那世事,也不必理会繁杂。许多年后,是否还会有人来到湖边,洒下我最爱的花瓣雨来祭奠我。我想是不会有人了,生亦无人在意,何Π况于身后。≠

我的灵魂早已在那个萧索落寞的秋日里封存到了另一个世界。一世之情,几世痴牵;几世之情,≌何以消却。让我在轮回的路上,ι巧遇一个如我这样外表明媚,内心忧郁的女子,∶让她Σ代我去ν走一程我所未经历过的人生喜乐,只是不要像我这般外表强装刚毅内心梨花带雨了。

长亭,依旧是那长亭,只是斑驳了岁月的痕迹。依旧有许多人,来到这长亭,相遇相识相知。还有许多人饱含着热泪∞,带着岁月的痕迹风尘仆仆而来,只为那年少时的一句约定。互道一声安好,却已胜过万语千言。

让我潜藏在荷花莲叶下,默默注视亭上熙攘的人群,寻觅一张似曾熟悉却又陌生许久◤的面庞@,让我虚无的指۩๑尖去触摸那眉宇℅,沸腾我的心房。这湖水太过冰凉,Ъ没有情感的温度。让我∏迎着光亮去追逐湖岸的步履,哪怕魂飞魄散,也要追忆遗失千年的美好,驻守在这十里长亭边┚。҉

&↕mdash↔;—边城墨月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