声明:本网站文章和图片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概不负责,请联系站长删除

最后一座冰雕

2020-05-19

 
      

爱情中的对白,原本就不是我们刻意的安排,忧伤,恰恰就在于此。如果可以,我们会把爱情改编成浪漫唯美的童话剧,没有伤害,没有误解。很多时候,不是爱情δ骗了我们,不是对方伤了我们,而是我们倔强地坚持着自己的想法。隐藏最深的,往往是最真实的爱,我们猜想,我们怀疑,我们把爱情扭曲成伤害,最终却发现,美好的爱情让我们自编自演成一场悲剧。

天荷是个美丽的大三女┌生,身边不乏追求者,然而,这些男孩子们的手法都是千篇一律,在众多的追求者中,有一个叫叶磊的艺术系男生,获得了天荷的好感。

叶磊是个富有艺术气息的阳光男生,冬天的时候,学校举办了一场冰雕大赛。天荷前去观赏,放眼望去,各╢种各样的冰雕在冬日的阳光下闪闪发亮。天荷看到不远处有一座美人鱼冰雕,于是凑过去看热闹。没想到周围的人都冲着天荷傻笑,从女生们的眼睛里,天荷竟看到了嫉妒和羡℅慕。她再次把目光投向眼前的美人鱼,原来,美人鱼的脸庞居然和自己十分相似,朋友┙们都在谈论着这件离奇的事情,只有天荷仔细找到了作者的名字:叶磊。

关¨于叶磊的事,天荷是有所了解的,他是艺术系的高才生,是学校的传奇人物,他的冰雕做得惟妙惟肖,深受学院∕教授的赞赏。大赛的冠军自然也就是叶磊,之后,他所做的⺌这个美人鱼冰雕被放在学校公开展览,于是,有更多的人认识了漂亮的天荷。

天荷是个内向的姑娘,她很难为情,想找到叶磊要求把冰雕放起来。然而,刚到艺术系,叶磊就走了过来,笑得像花一样。这是他们第一次☼见面,两人竟然聊了起来,天荷忘了自己的★目的,只是托着下巴听叶磊讲他和冰雕的故事。

后来,叶磊就成了天荷的男朋友。└

毕业之后,叶磊放弃了不少难得◥的工作机会留在了北方潜心钻研冰雕艺术。天荷本来打算要到南方,看叶磊这么喜欢冰雕创作,于是留下来陪他。他们的日子清贫而简单,没有一点华丽的成分。

三年过去了,他们的感情原本应该已经很稳定,没想到却出了问题。叶磊虽然很有天赋,他的冰雕作品也确实不错。然而,冰雕这种艺术形式是受季节限制的,冬天创作自然好,从材料到保存,都不必花费太多,但是夏天就不一样了,做冰雕的代价是很大的。加上叶磊步入社会不久,没有良好的经济基础,认识的人也十分有限。他无法找到欣赏他作品的人。他们的日子变得拮据起来,甚至连吃饭都是问题。

叶磊的个性渐渐发生了变化。从前的他是个阳光大男孩,有什么事总是嘻嘻哈哈的,乐观是与生俱来的。毕业的几年里,由于事业上毫无起色,经济上面临困境,他时常处于焦躁不安的状态。久▼而久之,他的性格变了,动不动就发脾气。一有不如意就板着脸,激动的时候会把自己刚刚做好的冰雕用锤子砸个稀巴烂。

叶磊的心思完全放在冰雕上,没有时间陪天荷。由于没有↗稳定的收入,他连一件衣服也无法给天荷买,更别说情人节的玫瑰花加巧克力了。

天荷有时候见他愁眉不展,于是劝他:“或许冰雕只能当做兴趣,不适合当做职业,要不,你试试石雕吧,不光材料问题好解决,而且市场也比冰雕好得多。”

本来,天荷是在为叶磊考虑,不想让╪他这样烦闷,没想到,叶磊却发怒了:“你根本就不懂艺术,还在这边嚷嚷,瞧你出的什么馊Ы主意,冰雕就是冰雕,变成石雕就没意义了。”说着就摔门而去。

这是他们第一次吵架,或许可以说这是条导火索。之后的日子里,他们常常吵得不可开交。这样的日子让天荷看不到未来,她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否正确。

有一次,他们吵得特别厉害,天荷觉得叶磊完全变了,变得不可理喻。如果这样下去,他们就会饿死,而且,这段感情也会消磨殆尽的。吵得急了,天荷竟然提出了分手。

叶磊顿时安静了,呆呆地看着天荷,然后气急败坏地问道:“为什么?是不是嫌我穷?”

天荷见叶磊这样误解自己,气晕了头,大喊道:“是啊,是啊,你看看你,整天这个状态,你能给我什么?能给我安全感吗?你能让我快乐吗?你能放弃你的冰雕艺术吗?”

叶磊张嘴想说什么,却始终没有说,他目光呆滞地跌坐在床上,沉默了。

经过一次次激烈的争吵,叶磊明白自己无法放弃冰雕艺术,而天荷实在不想再这样下去。于是,两个人说好,好聚好散。决定分手的那天,叶磊有一个提议,就是两个人一起去爬雪山。其实,在确立恋爱关系之后,叶磊就▷憧憬着能和天荷一起到雪山上去观雪景,只不过叶磊忙于自己的创作没┎有时间,所以一直没有和天荷提起过。天荷还爱着叶磊,看着叶磊期待的眼神,她就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两个人都十分珍惜这次旅行,毕竟在旅行之后就各奔东西了。雪山上的景色十分壮观,两个人牵着手向山顶上爬,叶磊在天荷的身后保护着她,天荷心里暖暖的。她回忆着两个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虽然有争吵,但总的来说是美好的。他们没有说话,默默地把对方手抓得紧紧的,在那一刻,天荷竟然想和叶磊和好,继续留在叶磊的身边。

不♥一会儿,他们到了一座较高的山峰,忽然间刮起了大风,天色也慢慢阴沉了下来,看来是该返回了。就在这时,脚下突然颤了起来,不知从哪里发出了一阵巨大的声响。

原来是发生雪崩了,当他们意识到的时候,已经有点晚了,山体开始晃动起来,有一些大的雪球从高处滚落了下来。不一会儿,白花花的积雪像是瀑布一样往下落,他①们来不及躲闪就被一堆雪淹没了……

几分钟之后,一切都平静了,他们努力拨开身上的积雪,从雪堆里爬了出来,看来他们还算幸运,并没有被雪彻底淹没。天荷看了看周围,白茫茫的都是雪,这个时候,天上落下了大片的雪花,夜Ⅺ幕渐渐降临了。叶磊到处张望,想找到背包,背包里有一些工具和食物φ。然而,所有的东西都被铺天盖地的雪花埋没了,他们冷得发抖,却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乖乖地等待他人的救援。

叶磊拉起了天荷,说要找一个安全一点的地方。天荷的脚扭伤了,勉强站起身子,一瘸一拐地跟着叶磊往前走。静静的雪山上,只能听见他们踩在积雪上发出的۩๑沙沙的脚步声。

过了一会儿,叶磊发现了一个小山洞,于是拉着天荷走了进去。洞里稍稍暖和一点,他们在洞里定了定神,开始想办法。叶б磊找遍了全身也没有找到手机,天荷也是一样。已经是晚上了,他们都很饿,身边连一点食物也没有。他们就这样呆呆地坐在洞里,熬过了寒冷的夜晚。

第二⌒天,雪依然没有停,他们走出山洞,发现山谷里全都是雪。他们不敢乱动,因为那些低洼的地方都被雪覆盖了,万一不小心踩到,就会有危险。他们静静地等着,希望有人经过这里,然而,一天过去了,一个人影都没见到。雪山的范围太广,如果说有人来这里,也不一定能马上发现他们。

天荷是那种瘦弱的女孩,本来就怕冷,再加上两天没有吃饭,显然有些吃不消了。她蹲在地上,小声地哭了起来。这个时候,叶磊刚刚发现自己身上的羽绒服破了一个大洞,天荷的哭声将他的注意力都吸引到天荷身۞上,看到天荷身上鲜红的羽绒服,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。他走了过去,天荷以为叶磊要安慰自己,于是往前凑了凑。可是,天荷怎么γ也没想到,叶磊只是冷冷地┚说了⊙一句:“把你的羽绒服脱下来吧。”

天荷像是听不懂叶磊的话一样,抬起头看着叶磊:“你说什么?”

叶磊一脸的不耐烦,又重复了一遍:“我说,你把羽绒服给我吧,我好冷。”

天荷一脸的惊愕,在那一刻,她感觉自己竟然不认识眼前的男子。曾经对自己信Θ誓旦旦地说要照顾自己一生一世的男人,竟然是这样的自私。天荷只觉得心里一阵冰凉,她打了一个寒战,心想,如果能够活着出去,一定要为遇到这▶场灾难而感到庆幸,直到现在他才看清了叶磊的真实嘴脸。

“这不可能!”天荷愤怒地望着叶磊。

然而,叶磊却不罢休,他@竟然动手抢了起来,他们撕扯着,天荷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,后悔自︵己为什么当年没有去南方追求自己的梦想,而是跟着眼前这个人在北方受苦。说起来可笑,这件羽绒服是叶磊送给天荷的第一份生日礼物,他知道天荷最怕冷了。当时,他把这件衣服放在天荷的面前╥,说道:“我要像这件羽绒服一样,守护着你,不让你感觉到冷。”可▲是现在,他作为一个男人,却在关键时刻把它收了回去。

天荷已经没Θ有力气,叶磊成功地抢过了那件红色羽绒服,迫不及待地裹在自己身上,并脱下了自己那件破了的白色棉服扔到天荷面前,α说道:“我出去一下,如果不想死,你就别乱跑!”天荷狠狠地瞪着叶≥磊,轻声哭了。

叶磊一出洞口,天荷就忍不住放声大哭,让她难过的并不是自己身陷≌困境,而是叶磊的做法。那一∞刻,天荷心中的爱情灰飞烟灭了。天荷很倔强,她把叶磊的衣服扔得远远的,她宁死也不会穿的。没多久,天荷就失去了知觉……

天荷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。医生解释说,一个救援队发现了她,否则她早就死了。天荷庆幸自己还活着,她不愿意再问起那个背叛了自己的叶磊,当天就急忙出院了。后来,她独自去了南方,去实现自己的梦想。在美丽的丽江,她结识了一个男人,两个人很有共同语言,于是就结婚了。

天荷的生活变得亮了∴起来,生活得很快⊿乐,结婚后她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,丈夫事业有成,而且非Ъ常关心她。天荷真的庆幸那场雪崩让她彻底认清了叶磊。

事情到这里本该是一个完美的结局,然而,事实证明,它确实令人遗憾。

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,丈夫陪着天荷到街上散步,展览馆正好在举办一次活动。丈夫很喜欢摄影,于是拉着天荷去看。转着转着,天荷看到了一张很奇怪的作品,一望无际的雪地里,有一座冰雕孤孤单单地立在那里,更奇怪的是,冰雕的手里还有一大团红色的东西。仔细一看,原来是一件衣服。那一抹红色对于天荷来说是那样的刺眼,她的身子一震,记忆中有些零星的碎片重重地砸在她的心上。

讲解员的声音响了起来:&ldq►uo;这张图片是在一次雪崩之后由救援队拍摄的。有一对情侣遇难了,被困在了山洞里。雪山是那么大,根本找不到他们,然而,救援队却看到雪山上有一点红色,并且还在不停地动。救援队尽快赶了过去↹,是一个男人站在雪地里不停挥舞一件红色的羽绒服!原来,那个男人是为了救自己心爱的姑娘,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出求救信号。”

这时候人群里发出一个男孩稚嫩的声音:“他们获救了吗?”

讲解员的口气中带着点无奈:“女孩被救了,可是那个男孩已经冻成了冰雕,于Δ是,救援队拍下了当时的场景…&he*llip;”

天荷的世界仿佛静止了,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,她仿佛看到叶磊在撕扯她的红色羽绒服。天荷责怪自己为什么那么笨,整个旅行,叶磊都是那么含情脉脉,怎么会对她那么绝情呢?天荷立在那里,不停地流泪,当然,其他的游客也一样,但是,和他们不同๑的是,天荷不是因为感动,而是为了几年前那个天大的误会。是的,她误会了叶磊,而且没有机会冰释前嫌的机会!